费率下调了 缴费基数又涨了

头条 2016-04-26 11:01

“下调社保费率后,公司为每个员工可以少缴纳社保费用82元,但自5月上海将社保缴纳基数的下限由3271元上涨至3563元后,所缴纳的社保费用将增加95元”。

“下调社保费率后,社保缴费每人每月反而增加了13元。”近日,上海一家教育科技公司负责人事工作的余洁萍跟记者“吐槽”,社保费率下调并没有让职工现金收入增加。

近期,上海、江苏苏州、山东德州等地决定将社保缴费基数上浮,使得社保实际缴纳费用“水涨船高”,让企业降费率的减负额度“缩水”。

对此,社保领域的相关专家告诉《工人日报》记者,降低企业成本,还需在做“实”应缴基数的基础上,进一步下调养老、医疗“重头”的社保费率。

“怎样才能让职工到手的钱多一些呢?”这是包括余洁萍在内不少职工的困惑。

工资涨,社保缴费基数跟涨

社会保险缴费基数,是参保单位和参保人员在一个社保年度缴纳社会保险费的依据。它以上一年度社会月平均工资的60%为最低缴纳基数,300%为最高缴费基数。我们了解到,社会保险缴费基数×缴费比例=应缴社会保险费。

随着工资上涨,各地社保缴费基数随之上涨。按照往常惯例,每年各地多会在固定时间(3月或者7月)核定社保基数,并发布最新的社保缴费基数,包括最低基数和最高基数。

进入4月,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上海、江苏苏州、山东德州等地陆续上调了社保缴费基数。

4月6日,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消息,2016年度上海市职工社保缴费基数自41日起调整,上下限分别调整为17817元和3563元,今年5月起将按照新的标准征收。对比2015年的数据,今年上海市社保上下限分别增加了1464元和292元,涨幅为8.9%

4月5日,山东德州人社局发消息称,2016年度该市暂按预测数,即月平均工资为4750元申报本年度缴费基数,因此社保基数下限为2850元,与去年该市月平均工资3609元比较,社保缴费基数涨幅将超31%。这意味着,即便月工资不到2000元,企业和员工也得按照2850元的缴费基数下限缴纳社保。

4月起,苏州市参加企业社会保险的单位和职工,月缴费基数下限为2697元,与2015结算年度持平,而参加市区机关事业社会保险的单位和职工,5206元的月缴费基数下限,较去年5036元有所上浮。

事实上,对社保缴费基数作出调整的远不止这些省份。还有部分地区通常在上一年年底作出调整,如天津2016年城镇职工社保缴费基数下限上调282元,上限则上调了1278元,涨幅分别为11%10%

记者梳理发现,近年社保缴费基数年年都会上浮。以北京市为例,2000年其城镇人员社保缴费基数的上下限自2000年的3071元、400元,上调至2015年的19389元、2585元。

但实际执行中,有业内人士介绍,存在以最低工资作为缴费基数、低报瞒报缴费基数等问题,进而导致缴费基数“虚高”、实际缴存额未同比例上升。

费率下降了,缴费基数却涨了

进入“十三五”以来,“适当降低社会保险费率,让企业多减轻一点负担,让职工多拿一点现金”,是社保改革的重要目标。

由此,一些社保结存量较大的省市率先下调社保费率。但社保缴纳基数的上涨,让一些企业却没能尝到减负的“甜头”,出现这种现象最典型的当属上海市。

3月21日,上海市降低养老、医疗和失业保险3个险种费率,总体费率下降2.5%,具体来看,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费率企业的单位缴费部分下降1%,基本医疗保险费率单位缴费部分下调1%,失业保险费率单位缴费部分下调0.5%。调整之后,上海市5项职工社会保险费率总水平为43%

“我们还没来得及按照新费率作出调整,社保缴费基数又涨了。”余洁萍告诉记者,她所在的公司刚成立,目前有20余人,按照上海市社保缴费基数的下限为员工购买社保,下调社保费率后,公司为每个员工可以少缴纳社保费用82元,每月共减少社保成本1700元。但自5月上海将社保缴纳基数的下限由3271元上涨至3563元后,公司为每个员工所缴纳的社保费用将增加95元。

“每月增加社保成本1900多元,比降费率之前还要高。”

而在上海一家电子商务公司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张勤洁告诉记者,他们公司按照职工上一年度实际个人平均工资为职工缴纳社会保险费。“其实社保缴费基数连年上涨,一些企业的社保负担每年都在上升。现在虽然社保缴费基数涨了,但今年费率降了,对不少企业而言,压力相比之前还是小了一些的。”

减负要降养老等“大头”费率

面对连年上涨的社保缴费基数和高费率,究竟用什么“实招”,才能给企业减负?

不少社保领域专家告诉记者,工资的上涨是刚性的,而养老和医疗在“五险”中占比最大,是重头,要想降成本,还需在这两个险种上“做文章”。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告诉记者,目前养老保险单位缴费20%、个人缴费8%的缴费比率的确不低。但他同时指出,社保费率虽高,但实际的缴费基数偏低,如果按法律规定的真实社平工资,做“实”应缴基数,肯定有下调空间。

不过,社会保险基金盈缺各地有较大差异,既影响着费率下调,也让人对基金运行安全担忧。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上海社保基金累计结余3000多亿元。但也有一些地方的养老金运行正面临严峻考验。

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指出,考虑到维护参保人依法享有的保障待遇,在一些统筹地区阶段性地适当降低费率并主要适当下调单位费率的情况下,在当期征缴收入大于支出或依靠财政资金补助或动用基金累积结余可确保基金收支平衡的条件下,可以不降低个人有关险种的保障待遇水平。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认为,养老保险等缴费费率要实现全国范围内全面下调,除养老保险基础养老金实现全国统筹、进一步征缴扩面之外,还需完善国有资本划转充实社保基金机制,为降低社保费率可能出现的收支缺口提供基金筹资保障。

“目前,人社部等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方案。”金维刚表示,由于各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各地人口结构和养老保险基金收支以及积累结存状况之间存在着显著差异,这次全国统筹还不可能实现基金统收统支。因此,在该方案出台并实施之后,全国各地养老保险费率的统一还需要经历一个逐步调整的过程。

阅读67次 转自网易新闻

评论

登录 后随便说

登录 后随便说